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 教学成果奖申报 >> > 媒体报道 >> 正文

【成都日报】是谁诋毁了小儿推拿

录入时间:2018-05-03 09:49:00     点击:


是谁诋毁了小儿推拿--成都日报


是谁诋毁了小儿推拿?


年轻专家用行动驳斥质疑,老专家正面予以还击


邓晓洪


http://www.cdrb.com.cn/html/2017-09/13/content_83002.htm


当“小儿推拿”这种传统中医手段越来越多出现在大众视野时,它的效果便开始受到部分人的质疑。最近不断有文章传播出来,认为小儿推拿不过是一种保健手段,并不能真正起到治病的作用。对小儿推拿治病的质疑,再次将人导向中医和西医孰是孰非的老套争论。就在关注此事的人各执己见的时候,“医名”叫“雷禅子”的年轻医生悄声无息地用事实证明小儿推拿的效果,与此同时,作为学院派专家的成都中医药大学著名小儿推拿专家廖品东也用掷地有声的行文公开回击质疑者。


 


雷禅子:用事实回应


 


■学院派加独创技艺让他拥有一大批粉丝


 


在流传于网络或手机推送文章中的“小儿推拿欺骗论”中,质疑者认为,那些从事小儿推拿的“没有医学基础,连疾病的症状都分不清”、“指望用一种方法来包医百病”,甚至认为,“推拿对成人来说,主要功能是娱乐放松,但可能因为儿童自愈性疾病多见,小儿推拿就被包装成为一种神奇疗法。”


 


于喧闹的质疑声中,患儿家长陈琳(化名)抱着两岁半的孩子来到青羊区光华北路98号光华中心4楼,找小儿推拿医生谢雷(雷禅子)做推拿。她的孩子持续发生腹泻,在医院治疗几次并不见好,连续做了两次推拿之后,腹泻止住了,但需要巩固。“我看到了质疑报道,我看的是效果。中国中医流传几千年,不是几个人质疑就能击倒的。”


 


与陈琳一样,邱雨夜选择小儿推拿的方式治疗孩子的小儿肺炎,“到医院医生说要输液,我们不希望那么小就用抗生素。”她的孩子体质不好,一感冒就发展成肺炎,她说,小儿推拿“效果很好”。


 


雷禅子的“一品禅雷小推”几乎是隐藏在写字楼中,外面并没有吸引眼球的招牌,但患儿家属总是源源不断地找来。他从来不做广告,口碑是他最好的广告,让很多患儿家长成为他的粉丝。在质疑小儿推拿的喧嚣中,“雷禅子”谢雷处之泰然地接待着患儿,同时教授着一批慕名前来的学员。由于前来求治的患儿很多,他不得不采取限号措施,每天下午接待30个患儿,“接待多了,推拿效果会打折扣。”


 


与质疑小儿推拿的文章中表述的“没有医学基础”不同,谢雷不仅是正宗的“学院派”,而且通过自己的总结摸索,创造了小儿推拿一些新的方法和理念。他本科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并在此取得了硕士学位。与他的同学毕业后纷纷选择进入医院不同,他在毕业前就开始选择自主创业,“在大学实习期间我就发现传统中医有一个很好的市场,我自信有很好的技术,我相信能做到。”从2007年创业开始,经过几年摸索,他将自己的服务定位为小儿推拿,“抗生素的滥用已经引起了家长们的关注,他们不希望孩子动不动就打针吃药,而通过小儿推拿,可以实现一些疾病的治愈,比如肺炎、支气管炎、哮喘、肠炎、便秘、发烧等等,根本不需要打针吃药。”


 


谢雷不去争辩,是相信“效果胜于一切”。作为一个民间的小儿推拿机构,创办人谢雷得到了患儿家属的认可,在他们的推动下,谢雷,这名“80后”医生成为成都市最年轻的名中医。


 


专家发声,予以正面回击


 


■如果没有效果,国家会推广小儿推拿吗?


 


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著名小儿推拿专家廖品东就对诋毁小儿推拿者给予了正面回击。他告诉记者,小儿推拿不是现在才有的,它的技能与经验积累伴随着人类的进化而产生,“小儿推拿奠基于明代,流传至清代,再到民国之初,造就了熊应雄、夏禹铸、李德修等一大批名家,并在此之后得到持续推动和发展,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廖品东对记者说,我国是世界上人均使用抗生素最多的国家,要改变这种状态,就必须大力提倡养生、提倡治未病,提倡如小儿推拿这样的绿色疗法,“十五届人大代表曾提交推广小儿推拿医术,降低抗生素过度使用议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高度重视,通过专家论证,答复:建议中医药院校开设《小儿推拿学》、各中医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力争开设小儿推拿科。如果没有效果,国家会推广小儿推拿吗?”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刘杨春说,小儿推拿作为中医的一项特色治疗方法,在呼吸系统、消化系统疾病方面有非常好的效果,“小儿在肠胃系统发育还不完全的时候,摄入高蛋白、高脂肪食物容易导致胃肠炎,在医院,从事小儿推拿的医生还会教家长一些基本推拿技巧,以保障孩子的健康安全。如果没有效果,医生会这样做吗?”


 


我市国家级名中医刁本恕,人称“刁小儿”,他的特长是用中药的方式治疗小儿疾患,但他对小儿推拿认可度极高。他告诉记者,小儿推拿是经过历史检验的中医技术,“中医药院校设有专门的小儿推拿专业,学生要在学校接受5年的本科教育和训练,有的还要读研究生。可以说,小儿推拿是解决患儿普通疾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成都中医药大学的廖品东教授培养了一大批小儿推拿人才,其中,谢雷就是他的研究生。当质疑声在网络上喧嚣时,作为一名权威学院派专家,廖品东甚至在博客上发出《也为小儿推拿说几句公道话》一文,引经据典予以还击,点击量数万,“国家正在大力推广中医中药,我们需要把中医药文化传承和发扬。


 



 


是谁毁坏了小儿推拿的名声


 


■经过十天半月培训就开店揽客,损害了小儿推拿的学科声誉


 


最近几年,小儿推拿确实火了。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如果注意观察,几乎各处都能见到挂有“小儿推拿”招牌的店铺,“随意性太强了,把小儿推拿名声给毁了。”廖品东说。


 


锦江中医医院著名中医专家郑崇勇告诉记者,他暗地里去访问过一些从事小儿推拿的店铺,“很多店铺的从业人员没有学医的背景,他们仅仅进行过短期培训,然后就草草上岗了,而且打出的广告几乎是包医百病,严重损坏了小儿推拿的名声。”


 


廖品东的研究生“雷禅子”谢雷对记者说,他除了接诊患儿外,也在进行小儿推拿的培训,“经过大学专业训练后,我们就很清楚,小儿推拿需要严格且较长时间的训练,还需要一些从业天分,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培训出来的。”他说,他在接收学员时非常苛刻,除了考察天分,还需要经过长达近半年的培训,从理论到实践,一项一项过关才能结业,“我们不能害了患儿,更不能损害小儿推拿这门学科的声誉。”


 


谢雷强调说,在为小儿做无药治疗的推拿时,首先要进行体质辨识,根据不同的疾病、不同的体质进行系统的穴位推拿,这样才能激活身体的免疫系统。“不同的穴位加上手法技巧,手法需要做到劲、柔、刚、缓,交替使用,就像配中药一样,手法产生治疗效果。如果该柔的不柔、该劲的不劲,就像配错药,不仅不能治病,反而带来伤害。”然而他告诉记者,一些培训机构,连培训师自己都缺乏系统的中医理论知识,更何况只经过了十天半月培训就出师的学员,“遭遇了这些门外汉小儿推拿的人,当然要提出质疑。”


 


尽管自己拥有大量的粉丝群体,每天上门做无药治疗的患儿很多,但谢雷仍从科学的角度提出忠告:小儿推拿虽然可以做到无药治疗,但并非包医百病,“一些急症患儿是不能通过小儿推拿来解决的,比如高烧患儿,体温超过39度,必须得通过药物治疗,否则会导致大脑、心肌等损伤,严重的还会导致败血症。”他强调,小儿推拿能做到尽量让患儿少用药,而且提高他们对疾病的抵抗能力。


 


本报记者 邓晓洪 文/








上一篇:【四川卫视】鲜浏霖成立项目媒体报道

下一篇:【天府早报】获得治疗专利 实习生开起理疗店